红尘人世间,这样的环境对现在的玉龙来说真的是有些遥远了。

上次如这般在人世间行走,还是在一千六百年前。

虽然已经找到了“紫微”,但他并没有直接过去,人世间的种种不期而遇,才是最让他怀念的。

“不过,这红尘之气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厌恶。”玉龙穿过繁华的街市,眉头紧锁。

虽然他怀念曾经在人世间的生活,可在转修散仙之后,却不可避免地厌恶人世红尘,甚至由于以前的一些经历,他对人类本人都有厌恶。

“要不要在紫微面前把这些人类都杀光?”

玉龙自觉想到了一个好主意,心里轻笑道:“周天巡界司向来是以维护人世间的安稳为己任,一心想着维护这些恶心的人类,那我正好在紫微星主面前,杀个痛快。”

他心里这样想着,目光扫过来来往往的行人,听着他们欢声笑语,看着他们彼此交流。

这股人间红尘之气又让他感到烦躁了。

玉龙有一种现在就想动手的冲动,可他还是忍住了,在他看来,没有观众的杀戮,是很无趣的。

忽然,他发觉有人拦在了自己面前。

“嗯?”玉龙低头一看,却见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妙龄少女,正脸颊泛红地看着他。

清纯大眼刘海美女静谧午后浪漫写真

“你,你好。”少女是看到了玉龙俊美无双的容貌,为之心动意动,鼓起勇气走上前来,想要搭讪,“请问……唔!!”

可是,她的话尚未说完,整个人就凌空悬浮了起来,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捏住了她的脖子,把她整个人提到了半空中。

咔嚓!

少女的脖子被折断,双眼光华随之黯淡,顿时就没了生机。

紧接着这少女的身躯便开始了诡异的蠕动,迅速扭曲成畸形,最后砰的一声炸成了虚无。

没错,虚无。

这少女甚至连一点点血肉都没有剩下,便彻底的灰飞烟灭。

“肮脏的东西,谁允许你接近本座了?”玉龙脸上露出无比厌恶的表情,急忙加快了脚步,离开了刚才少女拦住他的地方。

而自始至终,周围的人都对此恍若无觉,根本就没有人察觉到那个少女已经灰飞烟灭,仿佛一切如常。

只有路边一栋房屋里正在煮饭的老母亲似是心有所觉,她疑惑地走到门前,想要寻找刚刚小跑出去的女儿。

可却没见到人影。

“奇怪,倩倩这是去哪里了?这么一小会儿就不见人了,我还做了她最爱吃的圆子羹。

“唉,这孩子,下次得说说她。”

老母亲絮叨了几句,便又回屋去,继续等待女儿回来。

……

李无妄战败之后,便掩面夺路而逃。

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这个结果,自己居然被一个武道八品的小子击败了,而且对方还只用了一掌!

仅仅!

只是一掌而已!

自己就输了,败了!!

输的干干净净,败的彻彻底底!

“三生万物,三生万物,难道这是他自创的,用来作为规划构建内景小天地核心的武功吗?”

李无妄脑海里不停地回想着周恒先前击败他的那一掌,那仿佛包容了一切武功变化,容纳了万物的神奇手段。

从交战时周恒身上显露出了气势来看,很明显他的内景小天地也是贯彻了那一掌中所蕴含的意志。

包罗万有,容纳一切!

“荒谬至极!他以为自己是谁,居然敢以这样的气魄构建内景小天地?”李无妄咬牙切齿,不想承认这个事实。

秘六品先天之境交汇外景的核心就是内景小天地,相当于更加完整的内景外显,从而勾连天地法理,驾御自然伟力。

因此,秘六品层次的武者强大与否,和内景小天地的品质高地有着非常大的关联,同样的境界层次,不同的内景可能会产生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实力差距。

而周恒那依稀可见的内景小天地雏形,毫无疑问是极其强大的,比他李无妄构建的内景小天地,更强!

“该死!该死啊!”李无妄的内心充满了不甘,他双拳紧握,决心一定要击败周恒,一定要找回丢失的颜面!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感觉自己的内气颤抖了起来,仿佛遇见了其他的主人,居然要离开他脱体而去。

“这,这是什么情况??”李无妄心慌了,他惊恐地看向周围,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街巷,前方正迎面走来一个面容俊美到堪称妖异的男子。

只是看了这一眼,李无妄的内心就彻底被恐惧填满,他只觉自己似是遇见了自己一身力量的源头,不由自主地便跪了下来,想这个男子顶礼膜拜。

这个男子自然便是玉龙。

“哦?”玉龙目光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无妄,顿时笑了起来,道:“原来如此,你得到了一些我散落在人间的种子,可惜力量得来太轻松,心性不堪入目。

“不过,倒也可堪一用。”

随后,他便直接离开,仿佛什么都没做。

李无妄跪在地上,直到玉龙离开许久才回过神来,他双手趴在了地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冷汗已经把他全身的衣服都浸湿。

“刚,刚才,那个人,是,什么?!!”

……

周恒结束比武之后,楚清川和王修业便凑了过来。

两人对他先前那一掌惊叹不已。

王修业主动开口,要宴请周恒和楚清川,说是感谢周恒击败了李无妄,而楚清川既然和周恒同行,那自然要一起宴请。

周恒和楚清川都看得出王修业是有心结交他们,但两人都未点破。

王修业品性不差,而且行走江湖,多个朋友多条路,总是没错的。

可就在三人一起离开城中擂台区域,打算去寻酒楼的路上,却遇见了一个穿着雪白锦袍,俊美如妖的男子。

“这个人……”周恒瞳孔骤然一缩,直觉告诉他这个男子极度危险。

玉龙的嘴角含笑,落在周恒身上的目光却十分清冷,他迈着脚步轻盈,缓缓走近,同时轻轻抬起双手,笑道:“好弱啊,你真的好弱啊!”

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。

周恒当即警兆大盛,像是一只炸毛的喵,立刻飞身后退。

“逃!!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