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阳却是一笑,哼了一声,然后,直接大步走了进去。

雷振威也跟着进去了。

两人走入宝器宗,很多人看到他们,脸色,都变得古怪无比。

韩阳也不理会他们,径直,往前面走。

可是,刚走了一阵,就听到一声暴喝之声。

“来人,将这两个叛徒,都给我抓起来!”

话音落下,一道身影,疾驰而来,韩阳转头一看,来着,不是别人,正是马文才。

马文才的身后,跟着几十个黑袍人,都是宝器宗的人,此刻,也都是气势汹汹地冲着两人来了。

韩阳跟雷振威停下了脚步,马文才带着人,将他们给团团围住了。

韩阳皱眉,冷眼看向了马文才,冷冷问道:“马堂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马文才冷冷一笑,嘴角带着几分狰狞之色,骂道:“小子,还敢回来?你跟雷振威,擅自离开宗门,宗主已经下令,将你们两人,列为逃犯,凡我宝器宗的人,都可杀之!今日你回来,那就是自投罗网,兄弟们,给我上,杀了他们!”

马文才刚要动手,忽然,背后一道声音传来。

花仙子时尚清纯美丽

“且慢!”

众人一看,来的,不是别人,正是宗主郝文宇,以及杨修远,还有一个人,竟然是茅大师。

看来韩阳消失这几天,这位茅大师的地位,又回来了。

看到郝文宇来,马文才也不敢放肆,只好让开了。

韩阳跟雷振威,都看向了郝文宇,雷振威抱拳行礼,但是韩阳,却站在那里,背着手,皱着眉头,看向郝文宇,冷冷问道:“宗主,这是何意?”

郝文宇停下了脚步,眼神从他们两人的身上扫过,然后,冷冷道:“你们两人,擅离宗门,为什么,还要回来?”

听闻这话,雷振威顿时眉头紧蹙,神色有些紧张。

而韩阳,却冷冷道:“怎么,难不成,宗主,就要为了这点小事,杀了我们吗?”

郝文宇怒哼了一声,“韩阳,你可知道,你坏了我的大事,我让你半个月之内,炼制出十把神兵,没想到,你竟然擅自外出,如今才回来,现在只剩下几天了,你如何,可以完成任务?此事,你还有何话说?”

韩阳一听,却忽然哈哈笑了起来,道:“我当是什么事情,原来宗主担心的是这个事情啊!那我告诉你,大可不必,不就是十把神兵吗?我三天之内,就可以炼制好!”

此言一出,所有人的脸色,都是纷纷大惊。

郝文宇也是一愣,随即立即神色惊讶地问道:“真的假的,你真有这个本事?”

这时,他身侧的茅大师,忽然冷笑了一声,淡淡道:“宗主,此话,决不可信,这小子,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,就算他是五品炼宝师,也绝对,没有这种本事,炼制五品神兵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!”

郝文宇一听,再次皱起了眉头,看向了韩阳。

而韩阳,瞥了茅大师几眼,随即淡淡道:“哟,茅大师,你还在呢?我以为,经过上次的事情,你应该是不好意思,留在宝器宗了吧!我真是没有想到,你的脸皮,这么厚啊!“

“你……小子,你不要猖狂!”茅大师气得不轻,咬牙切齿的,本来,韩阳消失的这几天,他的地位,逐渐恢复了,毕竟,韩阳这个五品炼宝师走了,整个宝器宗,也就他的炼器水平最高了,但是他没有想到,这个小子,竟然又回来了。

而且,这小子也变得更加嚣张了,他怎么能不气呢?

韩阳看着他,淡淡道:“我有猖狂的资本啊!要是你茅大师也可以炼制五品神兵,那你可以跟我一样猖狂!”

茅大师脸色铁青,冷冷看了韩阳几眼,然后,对郝文宇沉声道:“宗主,此子的话,绝对不可信,我看,他就是故意戏耍宗主你,依我之见,不如直接将他杀了,免得他耍什么手段!”

一旁马文才也立即附和道:“就是,宗主,这小子的话,绝对不可信,就算他是五品炼宝师,但想要在三天之内,炼制出十把五品神兵,也是不可能的!这小子坏了我们的大事,留着还有什么用呢?”

郝文宇闻言,微微皱了皱眉头,眼神显得有些阴沉。

而韩阳的嘴角,此刻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,神色丝毫不变,修为突破了之后,他可是一点都不慌的。

郝文宇打量了他几眼,看到他这幅神色,忍不住问道:“韩阳,你真的有这个本事?”

“信不信由你!”韩阳说了一句。

“宗主,这小子太可恶了,竟敢欺骗你,我以一个炼宝师的人格向你保证,他在说谎!”茅大师义愤填膺地道。

“老东西,你有人格吗?”韩阳直接反问了一句,气得茅大师脸色发红,神色震怒,恨不得一口吞了韩阳。

周围其他人,此刻看到韩阳这么嚣张,神色,也都不由得变得有些古怪。

郝文宇皱着眉头,看着韩阳,脸上,带着几分纠结之色,这时,他旁边的李修远忽然低声道:“宗主,依我之见,不如先让这小子试一试,三天之后,他要是炼制不出来,再杀他也不迟!”

郝文宇当即看着韩阳,淡淡道:“好,韩阳,我就给你一个机会,限你三天之内,给我炼制出十把神兵,如果你成功了,我就既往不咎,你依旧是我们宝器宗的首席炼宝师,可是如果,你失败了,休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韩阳呵呵一笑,看着他道:“没有问题,不过,想要我帮你在三天之内,炼制出十把神兵,你需要,满足我三个条件,否则,是完不成的?”

“哪三个条件?”郝文宇皱眉问道。

韩阳笑了笑,便道:“第一,我需要你给我准备三个炼宝炉,三个炼宝台,同时放在一个地方!”

一听这话,郝文宇先是微微皱眉,然后当即道:“好,这个没有问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