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 嫡女翻身记

侍卫心里委屈,嘴里哼哼唧唧的,不肯走。

知府大人说完以后,又看了几眼手中的信,过了会儿,他意识到,面前的侍卫还没有离开,他复而抬起头来,挑起眉梢开口道:“怎么还在这里?”

侍卫安静了一会儿,终于意识到,知府大人并非在跟自己开玩笑。

“大、大人,您明天真的不想看见我了吗?”侍卫一张平平无奇的脸上,涌上了一抹委屈之色。

知府大人沉吟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这倒也不是。”

侍卫一听,眼中顿时一抹喜色闪过。

“大人的意思是——”他不过是跟自己说笑罢了,其实大人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,对吗?

下一秒,知府大人便答道:“我是接下来的日子都不想看见。”

侍卫:……

“啪嗒——”

他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恬静优雅女孩浅笑安然照

“大人,是奴才做得不好么?所以大人厌恶奴才了么?奴才哪里做的不好,请大人指教,奴才不想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。”

侍卫犹自感觉不甘心,他在这知府里也待了这么多年,一直以来都勤勤恳恳,兢兢业业的为知府大人做事,真要算起来,自己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路过的小蚂蚁都不忍心踩死,对于上头的吩咐,更是无条件执行,从来不多说一句话,也没有任何不满。

这样勤劳的自己,怎么会被知府大人讨厌呢!

侍卫觉着自己很冤枉,除了被那群壮汉威胁着给知府大人送信以外,他应该没有做过任何惹怒大人的事情吧?可这件事情,他也实在没有办法呀!

这不是比起送信这件事情,他的小命更重要嘛。其他的问题,他都可以改,但是在保命面前,其他的事情,还是得靠边儿站一站。

没等侍卫继续胡思乱想,知府大人已经直截了当的告诉了他真相。

“做得挺好的,本大人也并非不待见,也很勤快。”

知府大人对于这个侍卫,还是有一丝印象的。

侍卫听到知府大人这般说,原本有些沮丧的心情,顿时又明朗起来。

果然,他就知道,知府大人怎么会嫌弃自己呢?他也觉得,自己一向都做得挺好的,对此,他还是有自信的。

“那大人的意思是……”侍卫充满期待的看了他一眼。

大人果然是跟他开玩笑的吧?

知府大人依然没有迟疑,下一秒就答复了侍卫。

“本大人就是纯粹觉得丑罢了,与的工作能力并无关系。”

侍卫:……

大人,您还说您不是不待见我!这不是不待见我是什么!

若是手中有手帕,侍卫恐怕就一口咬住了。

他委屈巴巴的看着知府大人,半晌才开口道:“那大人您希望谁来给您送信呢?”

知府大人沉吟了半晌,继续说道:“只要不是,都可以,本大人看实在是看腻了。”

侍卫感觉自己的胸前似乎又被狠狠地刺了一刀,大人不想看见他也就算了,居然还这般说,真是令人伤心!

但到头来,侍卫只是一个下人,到底不敢再说什么,只能唯唯诺诺的应了,随后老老实实的退下了。至于他内心究竟是如何想的,旁人便不得而知了。

侍卫离开不久以后,知府大人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。

不对,他怎么就默认必须要给他送信了?事实上他一点儿都不想收到李文渊的信好吗!

知府大人很想咆哮出声,奈何,侍卫已经走远了。

半晌以后,知府大人垂下脑袋来,重重的叹了一口气。罢了罢了,明日能换一张面孔,总归心里好受一些。

现在最重要的,也并不是李文渊那人送来的信件,而是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那些资金,他必须得想法子弄到,否则自己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的铺子,岂不是付诸东流?知府大人绝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知府大人稳定了一会儿心神,重新拿起一旁方才被他甩开的毛笔,上头的墨迹已经干的差不多了,知府大人又蹭了点墨水,面对着摊开的宣纸,思索了一番,尔后重新下笔。

若是身旁有人,大约就会发现,知府大人写的字,并非平日里见到的字体,反而歪歪扭扭的,如同鬼画符一般,让人根本就不知道他写的是什么。

但知府大人面不改色,下笔丝毫没有停顿,行云如流水一般,一会儿就将宣纸的一半给占满。仿佛书写这些字对于他来说,压根就没有任何困难。

知府大人写了一会儿,思索了一番,又写下几笔。

半个时辰后,知府大人将已经晾干的宣纸折叠起来,放入一个信封中,封好以后,唤了一声。

“来人。”

一个黑衣人腾空出现,单膝跪在知府大人的面前。

“大人,您有何吩咐?”

这黑衣人,赫然就是前几日帮知府大人办事的那个人。

知府大人看着面前蒙着面巾的男人,忍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,他其实也并不想看见这个人,不管做什么事情,出现的人都是他,他都看腻了。

虽然他手下的人都蒙着面巾,但给人的感觉,终究是不一样的。知府大人虽然心中着实有些不乐意,但到底还是没有说什么。没有办法,他不能够像换掉侍卫一般,将自己的得力下属换掉,毕竟,他很清楚的知道,经过上次去寻石头的事情以后,他手下已经没几个人可以用了。

每每想到这里,知府大人就感觉无比的心痛,那可都是白花花的银两——不,那可都是他最信任的下属呐,居然就这么没了。还有什么比这件事情更让人悲伤的呢?

眼前看来,还是有的。

知府大人除了一开始的叹息,并没有开口,黑衣人微微低垂着头,也没有讲话。他作为一个下属,断然不能在主子面前先开口。

更何况,如今主子心情这般糟糕,大约也与外头的舆。论有关。想到外头的事情,黑衣人的眼中掠过了一丝无奈。

他虽然也找了好些人,想将这舆。论给压下去,奈何这件事情,给大伙儿造成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,连黑衣人也没想到,原本想要将舆。论引到那李小姐头上,到头来,却被反将一军,反而重新将这件事情转移到大人的头上。

但,这件事情的确是大人做的,他一直没有做出回应,恐怕也在苦恼,究竟该如何面对吧。毕竟对方也不是什么普通老百姓,而是城中的首富,这身份,大人多少还是要掂量一分。

更重要的是,他们也不知道,对方究竟手中抓着多少把柄,因而不敢轻易行动。万一对方手中早就已经有许多证据,只是并未亮出来,自己这样赶着上去,岂不是找死吗?

这也是为何,知府大人虽然对于李文渊送信的举动感到愤怒,但他心底更多的,却是无奈。他不晓得这个男人究竟了解多少真相,又是如何得知的,他心里没底。

饶是知府大人恐怕也没有想到,自己有朝一日,会是如此的卑微。

知府大人回过神来,将手中的信递了出去,低声说道:“送去那个地方。”

黑衣人愣了愣,随即神色微微一凛。

“大人,您决定了?”

黑衣人没有立刻接过知府大人手中的信,而是这般问道。

知府大人并未怪罪黑衣人此举失了身份,他沉吟了半晌,随即又叹了一口气。

“走到这个地步,本大人也实在没法子了,只能出此下策了。”

“大人,您明知道,对方也不安好心……”

黑衣人还想说什么,但还是没有再开口。

他都清楚的事情,大人又何尝不明白呢?但他还是选择走这一步棋,那就说明,大人也的确没别的法子了。

知府大人看了一眼黑衣人,随即说道:“跟在本大人的身边也有些年头了,这里头的弯弯绕绕,想必也很清楚。这件事情,就这样办吧,虽然本大人也不想如此,但事到如今,本大人也没办法了。先度过这一次难关,以后的事情,留着以后再说罢。”

知府大人说完以后,不知想起了什么,神色中多了一丝阴冷。

“更何况,那李文渊如今这般猖狂,分明没将本大人放在眼里,他莫不是以为,本大人真的就这般好欺负了?已经到这个时候了,不会以为,本大人还在乎那些名声吧?”

后面这句话,知府大人是对着黑衣人说的。

黑衣人听罢,微微一惊,却并没有立即开口。他原本以为,大人不过是单纯的求助。但如今看来,恐怕大人此举已是破釜沉舟,比他想象中,还要更严重一些。

一个人若是连自己的名声都不在意了,那么,他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?不仅如此,他也没有任何东西害怕失去了。

这样的人,才是最恐怖的。

黑衣人知道,这一次,大人是动了真格了。

“既然大人已考虑清楚,属下立刻去送信,不管大人作何决定,属下永远都会站在大人身边,一直支持着大人。”

黑衣人接过了那封信,郑重的说道。

知府大人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微微愣了愣,随即轻轻一笑,绿豆眼也眯了起来。

“有这番话,日后荣华富贵,本大人都不会少了,且去吧。”

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