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630shu.co,最快更新我的傻白甜老婆最新章节!

江国盛离开了钢铁厂之后,一路就来到了一处会所,而后在专人的引领下,进入了一间灰暗的包厢内。

这间包厢,古色古香,空气中还有淡淡的香味,那最中央的床榻,被红色的帷幔包围着,很透明,能看到床上侧躺着的,穿着黑色睡裙的女子。

身材很好,蜂腰翘臀。

江国盛进来后,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,不敢去看床上慢慢起身的女子,那慵懒的姿态,是个男人都会流连忘返。

很快,他低着头,就看到那一双白皙的玉足,走到了自己跟前。

鼻尖的香气,也越来越重。

“来干什么?”

女子声线充满了诱惑的味道,如天籁一般,让江国盛有些浑身燥热的感觉。

说完这句,那女子就夹着腿侧躺在沙发上,姿态妖媚万千,极度的慵懒,那曼妙的身姿,也横呈在江国盛面前。

江国盛只是偷偷地看了一眼,就害怕的赶紧把头埋得更低,恭敬道:“夫……夫人,陈平要回来了,我二哥已经不下了天罗地网,这次,他肯定跑不出上江。”

那女子呵呵的轻笑,如脆铃一般,道: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长发白色仙女户外唯美写真

江国盛一愣,试探性的问道:“夫人,难道,您不在意么?”

那女子这才睁开眼睛,精致的面庞,火红色的红唇,已经那双媚眼,似乎,只看一眼,男人就会被勾了魂一般。

她道:“以为,凭借们兄弟俩,就能拿下陈平不成?”

这句话,让江国盛很是不理解。

他道:“夫人,陈平只不过是我江家的一个废物女婿,拿下他有什么难的。”

呵呵。

那女子轻笑了一声,道:“江国盛,奉劝,不要把陈平想的太简单了,要是他真的那么简单,也不会有现在的苾康,更不会有们现在两家人住的那栋别墅。别忘了,这么久了,陈平都做过些什么。们就是太急了,不听我的,非要这么着急的想要把江婉赶出苾康,还如此大张旗鼓的去了上沪,挑衅了陈平。今夜,他要是安回来还有二哥两家人,怕是吃不了兜子走了。”

听完这句话,江国盛浑身一颤,心里有些慌乱。

是啊,陈平这么久以来,确实干了不少事情。

很多,他们也都看在眼里。

难道,他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样?

再结合刚才江铃打电话告诉自己的那些事,江国盛忽的觉得自己好似被什么洪荒猛兽盯上了一般。

他赶紧询问道:“夫人,那我江家该怎么办?请夫人赐教。”

那女子嗯了声,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如果在和二哥之间,选一个人能活,是愿意舍弃自己的命,让二哥活,还是将二哥推出去,自己独活呢?”

这个问题一问出口,江国盛就呆站在原地,满额头的冷汗。

夫人的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?

“回去慢慢想,不着急,差不多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,想通了再做决定。”

那女子说完这句,扬起青葱玉臂挥了挥。

江国盛浓眉一拧,退着离开了这里。

等人走后,这昏暗的房间内,那女子似乎在对空气说话一般,问道:“事情办得怎么样了,可有查到什么?”

空气中,有一道机械的声音传来,好似是从某个角落的音响中传出的。

“夫人,还没有。”

那女子嗯了声,道:“继续查吧,要是证实了这件事,那江婉和江家的关系,也就断了,我们可以好好的利用一下。”

“是,夫人。”

跟着,那女子眼眸似乎穿越了黑暗一般,嘴角扬起淡淡的妩媚的笑意。

陈平,好久不见,希望很快,我们就能见面。

……

目光回到陈平这边,他回到酒店后,江婉早就着急的在客厅内来回踱步了。

见到陈平回来,她着急的走上前,满脸担忧之色,问道:“怎么样,解决了吗?江铃怎么说,二叔和三叔他们怎么说?”

陈平扶着江婉坐下来,安慰道:“放心好了,这件事我来解决,好好的在这里养胎。今晚,我会回一趟上江,估计会有些麻烦事要处理。”

陈平能够猜到,江国昌和江国盛俩兄弟,肯定在上江不下了天罗地网等着自己。

但是,自己无惧。

“要回上江?一个人?太冒险了!二叔和三叔他们,肯定不会放过的!他们连我这个侄女都敢下手,何况是这个入赘的侄女婿。不行,我不准回去,大不了,我不要股份了,我签字就是了。我也存了一些钱,够我们在上沪重新买一套房了。”

江婉急了,她很担心陈平回去就被二叔三叔他们给抓起来。

陈平笑了笑,抚摸着江婉的细嫩的小脸,道:“没事的傻瓜,我自有分寸,我答应,如果真遇到危险,我就及时撤回来总行了吧?”

陈平知道江婉心疼自己。

江婉眼眶里,水气盎然,委屈的要哭出来似的,道:“那我们拉勾。”

说着,她伸出玉白的小手。

陈平一笑,伸手和她拉勾。

也是这时候,江国民推着杨桂兰进来了,看到这一幕,杨桂兰气的直骂:“陈平,还知道回来啊,什么时候送我们回上江,我可不要待在这里,我要回去住别墅!”

杨桂兰上次被绑过来,心里留下了阴影,从昨晚就吵着要回去。

陈平回头看了眼杨桂兰,回道:“快了,再等两天。”

“还要再等两天?陈平,是不是存心故意的!”杨桂兰生气了,喷骂着。

江国民赶紧推着她离开,就留下杨桂兰骂街的声音:“江国民,别推我出去,废物,都是废物……”

这边,陈平双手按着江婉纤弱的肩膀,道:“婉儿,等这件事解决后,我要带去一个地方。”

听到这话,江婉满脸狐疑,问道:“去一个地方,什么地方?我现在哪还有心情去旅行啊。”

江婉先入为主的以为陈平要带她去旅游。

陈平笑了笑,伸手刮了刮江婉的琼鼻,道:“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吗?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家在哪吗?”

江婉一颤,心跳猛的加速。

他……他要说了吗?